帕金森病基因研究和STN DBS與運動、功能和藥理學結果的關系

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 PD)是繼阿爾茨海默病之后的第二大類神經系統變性疾病,在65歲以上人群中的患病率約為1%~2%。PD的確切病因尚不清楚,目前認為PD的發生可能與免疫/炎癥、氧化應激、氨基酸毒性以及線粒體功能異常等多種機制有關,但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遺傳因素在疾病的發病機制中起著重要的作用。PD的治療一般是藥物和手術等,DBS手術后療效或好或差些,糾其原因排除電極植入偏移和程控等問題,患者篩選的時候臨床醫生怎樣更佳準確預測療效,基因篩查是否可以給予醫生一些啟示。PD易感基因的鑒定一直是研究的熱點,現將PD基因多態性研究和帕金森病基因與STN DBS療效相關性的研究文章精華內容進行編輯匯總,希望能給PD治療提供一些參考。  

   近年來關于帕金森病的基因研究,顯示有二十幾種基因與PD發病有關,其中一部分被命名為PARK基因家族,包括PARK1--PARK18。新的相關基因在不斷被發現,如NR4A2、CHCHD2等。這些不良基因,表現各異,通過此文可以做個概況性了解。

01 PARK1基因

    又名α-突觸蛋白基因(SNCA基因),發現于一個意大利人。呈常染色體顯性遺傳。

主要表現:

(1)發病年齡早,平均46歲;

(2)進展快,平均病程<9年;

(3)有運動遲緩、靜止性震顫、強直等典型帕金森癥狀,常伴有如共濟失調、錐體系損害、神經癥狀等非典型帕金森癥狀;

(4)癡呆發病率高;

(5)病理上除典型的帕金森病樣改變如路易小體外,還有非特征的皮質海綿樣改變,這是一個帶來比較多的問題的不良基因。

02 PARK2基因

    也叫PARKIN基因,呈常染色體隱性遺傳。

主要表現:

(1)發病年齡早,多小于40歲;

(2)首發癥狀多為步態異常;

(3)左旋多巴治療有效,但易出現左旋多巴誘導的運動并發癥;

(4)癥狀晝夜波動;

(5)腱反射增高及足部痛性肌張力障礙是其特有的癥狀;

(6)突變數目與罹患PD的風險成正比;

(7)可能出現對稱發病及肌張力障礙;

(8)有突變者病情進展慢,病程長。

(9)病理檢查為黑質和藍斑的神經元丟失及膠質增生,不伴有路易小體形成。

這是一個青年型帕金森病基因;由于對左旋多巴(美多芭、息寧等)的敏感,這類患者應延遲左旋多巴類藥物的使用,首選森福羅、泰舒達、咪多吡等藥物。即使后期使用左旋多巴藥物,也要盡可能小劑量使用。

03 PARK3基因

  研究不多,主要在北歐發現其家族遺傳性。

04 PARK4基因

   發現于美國帕金森患者,該基因與PARK1類似,可能是同一基因。

05 PARK5基因

   常染色體顯性遺傳,較為少見,發現于德國人。PARK5基因的93 位密碼子異亮氨酸。I93M 突變導致UCH-L1 的非正常表達,進一步導致泛素-蛋白酶體系統蛋白水解途徑的異常以及神經元中異常蛋白質的積聚,從而導致神經元的變性壞死,最終引發PD。

06 PARK6基因

   又名PINK1基因,呈常染色體隱性遺傳。

主要表現:

(1)發病年齡早,多小于50歲;

(2)病程長,病情進展緩慢,運動遲緩、肌強直、震顫等癥狀較輕;

(3)小劑量多巴制劑療效良好,但易出現多巴誘導的運動并發癥;

(4)腱反射亢進、肌張力障礙、睡眠后癥狀減輕、,精神障礙等癥 狀和體征較為罕見

這個不良基因似乎溫和一些,要注意左旋多巴的問題,宜晚用、少用

07 PARK7基因

   又名DJ-1基因,發現于荷蘭患者,呈常染色體隱性遺傳。

主要表現:

(1)發病年齡早,平均30歲;

(2)病情進展緩慢,首發癥狀不對稱;

(3)多巴制劑療效良好,但易出現癥狀波動等不良反應;

(4)早期行為失常,張力障礙明顯,容易出現精神障礙癥狀(重度焦慮、神經性發作),還有塑像征和短指/趾征 。

這也是一個青年型不良基因,精神問題較重一些

08 PARK8基因

    又名LRRK2基因,呈常染色體顯性遺傳。

主要表現:

(1)發病年齡較晚,平均59歲發病;

(2)病情進展緩慢,具有典型PD臨床癥狀;

(3)多巴制劑療效良好,不能與特發性PD相鑒別;

(4)病理改變多樣包括路易小體形成和微管蛋白聚集等。

該不良基因最為溫和,帶來的問題較少。

是常見的家族性帕金森、散發性帕金森中不良基因。是目前帕金森基因研究的比較多的一個基因。其中G2019S是常見的LRRK2基因突變點。國內外多有報道。

09 PARK9基因

   又名ATP13a2基因,發現于約旦,呈常染色體隱性遺傳。

主要表現:

(1)發病年齡很早,小于21歲,多為青少年發病;

(2)病情進展快,表現為錐體束征陽性、癡呆以及核上性凝視麻痹;

(3)左旋多巴藥物療效較好;

(4)頭顱MRI顯示蒼白球、錐體束及廣泛腦皮質萎縮,晚期則全腦萎縮。

該不良基因導致較為罕見的少年型帕金森癥狀,也叫KRD病,痙攣、核上性凝視麻痹、癡呆是其特點。

10 PARK10基因

    少見,研究也少。

11 PARK11基因

    又名GIGYF2基因,研究較少。

   有研究對300個中國散發性帕金森患者做基因檢測,發現8例。

12 PARK12基因

     研究較少。

13 PARK13基因

     又名HtrA2基因,在亞洲人種中罕見,主要報道來自歐洲人種。

14 PARK14基因

    又名PLA2G6基因,呈常染色體隱性遺傳。

    主要特征是年輕起病,進行性發展的伴有視力障礙的錐體外系-錐體系綜合征,有早期小腦體征和遲發型帕金森綜合征

15 PARK15基因

    又名FBX07基因,呈常染色體隱性遺傳。

    表現為進行性的帕金森綜合征和錐體束征,故命名為蒼白球一錐體束綜合征。既有帕金森樣的表現,又有痙攣、腱反射亢進、病理征陽性等問題。攜帶FBX07基因突變的患者一般其頭顱MRI和SPECT顯示正常,而FP-CIT SPECT提示黑質紋狀體區突觸前的多巴胺神經元的丟失。

16 PARK16基因

    新發現的不良基因,研究較少。日本人、歐洲人都有發現。Deng等進行了一項長達9年的縱向研究,研究結果表明,PARK16變異攜帶者在患病5年后比非攜帶者運動癥狀的發展惡化更快。

17 PARK17基因

   又名GAK基因,臺灣有報道,此基因可能是中國人患帕金森病的重要危險基因。

18 PARK18基因

    又名HLA-DRA基因,多見于歐洲人種的報道,中國報道少見。可能與多發性硬化病相關。

其他新發現的不良基因:

 

其他新發現的不良基因:

19 NR4A2基因

    晚發型帕金森病,較為少見,中國曾有報道。

20 CHCHD2基因

    發現于日本人,常染色體顯性遺傳,研究尚少。

21  維生素D受體基因

   維生素D受體(Vitamin D Receptor, VDR)基因, 研究表明,PD 的細胞病理學變化主要表現為多巴胺能神經元喪失,1,25(OH)2D3與VDR結合后,能夠促進患有PD的青年大鼠受損黑質多巴胺能神經元的修復。維生素D缺乏可增加PD發生的風險。

22 兒茶酚?O?甲基轉移酶基因

    兒茶酚?O?甲基轉移酶(catecholamine-O-methyltransferase, COMT)基因,COMT是一種重要的代謝酶,參與了多巴胺和去甲腎上腺素等兒茶酚胺類神經遞質的失活。因此,COMT活性的增加可能直接降低PD病人黑質多巴胺的含量。李華鋼等在中國人中使用恩他卡朋聯合左旋多巴/卡比多巴(LCE方案)治療PD,發現相對于攜帶COMT基因rs4680位點GA/AA基因型 的PD病人,攜帶GG基因型的PD病人“開”期時間延長,“關”期時間縮短,PD綜合評分量表UPDRSⅡ~Ⅳ評分降低,且抑郁和生活質量的改善情況也更優。

23 腦源性神經營養因子基因

     腦源性神經營養因子(brain-derived neurotrophic-factor, BNDF)基因,BDNF的減少可能與PD黑質多巴胺能神經元的丟失和 PD 的發病有關。同時,PD病人血清 BDNF水平也明顯降低。Zintzaras等的研究表明,BDNFVal66Met與PD易感性無關,但亦有研究顯示其可能是PD病人認知功能障礙的危險因素

24 β 葡萄糖腦苷脂酶基因

   β 葡萄糖腦苷脂酶(β?glucocerbrosidase, GBA) 基因, GBA基因位于人染色體1q21。越來越多證據顯示,基因的變異可導致其活性降低,研究顯示,GBA基因的突變將改變細胞膜的脂質組成,促進SNCA在細胞質中的積聚,不僅會對神經元產生氧化毒性作用,還會導致囊泡循環障礙,從而促進PD的發生。

25 其他

     PITX3基因位于第10號染色體上,PITX3是一種 轉錄因子,對中腦多巴胺能神經元的早期分化、功能和存活具有重要意義。PITX3基因多態性可導致多巴胺能神經元的發育及功能出現顯著障礙,增加罹患PD的風險。PITX3rs4919621(A>T)和rs2281983(C>T)基因多態性與PD的易感性關系密切。同時PITX3基因多態性可能增加PD病人發生癡呆的風險。Qiu等的研究結果表明,在亞洲人群中,PITX3基因 rs3758549位點與PD的易感性顯著相關,尤其是與早發性PD相關,而與白種人PD的發生無關。

目前已知的與PD相關的多巴胺受體(dopamine receptor,DR)基因主要有DRD2、DRD3、DRD5。DRD2基因位于染色體11q23上,參與突觸前和突觸后神經元的多巴胺作用。DRD2TaqIA(rs1800497)是該基因的主要遺傳變異,不僅與運動癥狀波動和運動障礙等有關,也與左旋多巴治療PD病人的療效相關。

 

討論及總結

    帕金森病是一種由基因、環境、衰老等因素共同作用導致的疾病,決定了其疑難性和復雜性,這幾年基因技術高速發展,雖不能做到基因治療,但基因檢測技術已足以預測風險。基因技術是精準醫療重要的基礎,同樣在DBS治療與基因的相關性的研究也越來越多,2019年2月由CarloAlbertoArtusi,MD等發表的一篇綜述《單基因帕金森病患者STN腦深部電刺激與運動、功能和藥理學結果的關系》文章系統回顧和薈萃分析,在PubMed檢索了1990年1月1日至2018年5月1日期間發表的LRRK2、GBA或PRKN基因突變的帕金森病介入和非介入研究。納入標準:文章中有報道STN DBS治療前后帕金森病評定量表第三部分(UPDRS-III)運動亞量表以英文發表的文章,涉及人類受試者。文章納入了符合標準的17項研究,包括8項隊列研究(47.1%)、3項病例系列研究(17.6%)和6項病例報告(35.3%),共涉及518例患者。分析每種單基因型帕金森病UPDRS-III評分和左旋多巴等效日劑量(LEDD)的主要結果和測量變化。其他終點包括日常生活活動(UPDRS-II)、運動并發癥(UPDRS-IV)和認知功能。LRRK2組UPDRS-III評分改善了46%,GBA 49%,PRKN 43%,53%為特發性帕金森病。LRRK2組LEDD降低61%; GBALEDD降低 22%,PRKN LEDD降低61%,55%為特發性帕金森病(681.8 mg/d; 95%置信區間,544.4 - -819.1;P <措施)。PRKN突變的攜帶者表現出持續性PRKN突變體顯示了UPDRS-II和UPDRS-IV的持續改進,而LRRK2突變體攜帶者僅在UPDRS-IV中得到了改進。GBA突變體顯示出更差的后遺癥認知和功能表現。

    綜述和薈萃分析的結果證實,在單基因型帕金森病中,STN DBS與改善運動結局一致。然而,STN DBS在減少LEDD、運動并發癥和認知結果方面存在差異。在這項薈萃分析中,單基因帕金森病攜帶者的總體比例(2%-8%GBA, 2%-10%的PRKN,10%-47%的LRRK2)與之前的研究結果一致,表明在選擇外科治療的帕金森病患者中,LRRK2、GBA和PRKN突變的患病率相對較高。雖然這一觀察結果強調了闡明STN DBS后遺傳因素對功能結果影響的重要性,但與單基因型帕金森病相關的變異性(例如,起病年齡從合并PRKN和PINK1攜帶者的15歲到GBA攜帶者的44歲不等;STN DBS的病程從SNCA攜帶者的5年到聯合PRKN和PINK1攜帶者的45年不等,在解釋這些結果時應考慮相關但未測量的表觀遺傳因素。

    帕金森病的LRRK2突變對STN DBS表現出良好的運動反應,UPDRS-III評分降低了46%,多巴胺能治療降低了60%以上。LRRK2基因中常見的G2019S基因攜帶者,其日常生活活動結果與特發性帕金森病攜帶者相似,而R1441G基因攜帶者在STN DBS后迅速惡化。這些發現與G2019S相關的帕金森病與特發性帕金森病相比,表現出更溫和的運動功能下降和更慢的藥物和刺激抵抗癥狀的進展是一致的。到目前為止,在LRRK2基因中已經發現了7個錯義突變,占所有帕金森病病例的1%到2%。G2019S變異是普遍的,而其他6個變異很少被觀察到,除了巴斯克后裔患者的R1441G變異。與這些突變相關的表型沒有明確的差異,但罕見的突變似乎具有更高的臨床外顯率。盡管如此,目前的數據仍然不足以確定G2019S變異攜帶者在STN DBS后可獲得更有利的結果。

   帕金森病的GBA基因突變顯示出運動功能的顯著改善,與其他單基因型帕金森病相比,認知并發癥的發生率要高得多,STN DBS治療后的LEDD減少率也較低(散發性帕金森病患者中,這一比例為22%對55%)。我們不能排除GBA基因突變導致更具侵略性,可能在DBS后仍需要服用更高劑量的左旋多巴。與27例散發性帕金森病患者相比,在20例帕金森病患者的隊列中發現,GBA突變與發病年齡相對較早、認知癥狀進展更快、姿勢不穩定和步態異常相關。抑郁、焦慮、社交障礙和幻覺也可能在這些患者中更為常見。在接受STN DBS治療的帕金森病患者中,高達5%的患者可能是GBA基因突變的攜帶者,但我們無法確定在這一特定人群中哪些GBA基因突變最具代表性。總的來說,這項薈萃分析證實了STN DBS對GBA突變攜帶者的運動優勢,但表明認知并發癥的發生率更高。因此,對STN DBS進行全面的神經心理學評估,并仔細討論其風險/回報情況,對于這一特定人群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帕金森病中PRKN突變對STN DBS有良好的應答,具有實質性意義,運動并發癥的改善和手術治療后4年相對較低的癡呆患病率。這些數據表明,這一人群可能特別適合STN DBS,特別是因為早期發展的運動障礙和其他左旋多巴相關的運動波動。另一方面,PRKN突變攜帶者中行為和精神癥狀的高發性,需要在考慮這些攜帶者是否有資格接受STN DBS之前,進行仔細的神經心理學評估。PRKN突變是早發性帕金森病常見的已知病因,在30歲以下的家族性帕金森病中占77%,在一般早發性帕金森病中占10% ~ 20%。大約30%的PRKN突變來自于單核苷酸多態性的改變,10%來自于小的缺失,超過50%來自于一個或多個外顯子的缺失或重復。

     雜合的PRKN突變認為是不致病的,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由于并非所有的外顯子都進行了檢測或進行了基因劑量分析,在較早的研究中,純合子或復合雜合子的PRKN突變被錯誤地診斷為雜合子。從這一選定的亞組的結果顯示,STN DBS治療后運動功能改善了41%,而對照組為53%,LEDD降低了76%,對照組為55%。總之,這些數據表明,PRKN突變攜帶者(純合子和雜合子)的STN DBS可能產生至少可與特發性帕金森病患者相同的運動功能改善。

    只有單個病例報道了STN DBS在罕見的單基因型帕金森病中的療效,單例報告顯示,SNCA和PINK1突變的運動功能有中度改善,而PRKN和PINK1聯合突變的運動功能也有改善。盡管如此,與這些罕見的遺傳變異相關的進展模式的變異性使得這些數據在當時的價值不確定。攜帶SNCA突變的患者容易出現認知能力下降、自主神經功能障礙、言語問題和行為改變,這些都可能影響STN DBS的整體預后。另一方面,PINK1突變的攜帶者通常表現出非運動癥狀的進展緩慢,這表明這種特殊的亞型帕金森病可能是STN DBS治療運動并發癥的良好候選。然而,精神癥狀的高患病率必須重視術前篩查。

    DJ-1突變是一種罕見的常染色體隱性遺傳,單基因型早發性帕金森病。突變DJ-1、PRKN PINK1基因可能有類似的表型,以一個發病年齡25到30年,輕度非運動癥狀,有小劑量左旋多巴即可導致異動和肌張力障礙的傾向,這可能更適用于STN DBS的治療。

    LRRK2和PRKN突變中的G2019變體在運動并發癥和日常生活活動方面表現出持續的優勢,而GBA突變攜帶者在手術治療后2 - 7年內經常出現認知障礙和刺激耐受癥狀。后一個發現是由于對STN DBS的不完全應答,還是由于GBA表型固有的更快的殘疾累積,目前尚不清楚。針對SNCA和PINK1突變的有限數據突出表明,大規模、多中心研究的關鍵需求尚未得到滿足。

   描述與罕見的帕金森病遺傳變異相關的疾病進展的自然模式。一種更常見的基因分析的出現的可能性源于基因面板的大幅下降(因此更廣泛的可用性),這些基因面板被設計用來檢測SNCA、LRRK2、PRKN、GBA、PINK1、DJ-1和VPS35 (OMIM *601501)基因中致病變異的存在。考慮到拷貝數變異在帕金森病中SNCA和PRNK突變的發病機制中的致病作用,這些基因面板分析應該結合測序和基因劑量。外顯子組測序可能是比預先設計的基因板更全面的選擇,但在評估PRKN和GBA基因變異方面仍然存在困難。

    本薈萃分析和系統回顧表明,攜帶LRRK2、GBA和PRKN基因突變的帕金森病患者在STN DBS后表現出良好的運動優勢,可與特發性帕金森病患者相媲美。LRRK2和PRKN G2019突變的患者在運動并發癥和日常生活活動方面表現出持續優勢,而GBA突變的患者在手術治療后2 - 7年內經常出現認知障礙和刺激耐受癥狀。然而,目前的證據水平仍然不足以推薦對被認為是STN DBS候選的帕金森病患者進行基因篩查。更大的、理想的、前瞻性的研究可能為建立更完善的遺傳信息服務的領域提供依據,為帕金森病的高級治療選擇最佳候選人的過程提供信息。

 

參考文獻:

1.CarloAlbertoArtusi,MD;AlokK.Dwivedi,PhD;AlbertoRomagnolo,MD. Association of Subthalamic Deep Brain Stimulation With Motor,Functional, and Pharmacologic Outcomes in Patients With Monogenic Parkinson Disease,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AMA Network Open. 2019;2(2):e187800.doi:10.1001/jamanetworkopen.2018.7800.

2.宋秋霞等,帕金森病相關基因致病基因的基因表型特點研究進展,1008-0678(2013)01-109-06.

3.魏穎鴻,帕金森病多態性的研究進展,doi:10.3969/j.issn.1003-9198.2019.07.004.

4.姜明,段春禮,楊 慧,PARK基因家族與帕金森病研究進展,生理科學進展 2015 年第 46 卷第 2 期。

什么是帕金森病?
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PD)是一種常見的神經系統變性疾病,老年人多見,平均發病年齡為60歲左右,40歲以下起病的青年帕金森病較少見。我國65歲以上人群PD的患病率大約是1.7%。大部分帕金森病患者為散發病例,僅有不到10%的患者有家族史。帕金森病最主要的病理改變是中腦黑質多巴胺(dopamine, DA)能神經元的變性死亡,由此而引起紋狀體DA含量顯著性減少而致病。導致這一病理改變的確切病因目前仍不清楚,遺傳因素、環境因素、年齡老化、氧化應激等均可能參與PD多巴胺能神經元的變性死亡過程。
帕金森氏病又稱震顫麻痹,是中老年人最常見的中樞神經系統變性疾病。其得名是因為一個名為帕金森的英國醫生首先描述了這些癥狀,包括運動障礙、震顫和肌肉僵直。早期,人們對該病進行了細致的觀察,發現除了震顫外,尚有肌肉僵直、寫字越寫越小等其它癥狀,但是四肢的肌肉的力量并沒有受損,認為稱麻痹并不合適,所以建議將該病命名為“帕金森病”。
      50%~80%的病例起病隱襲,首發癥狀通常是一側手部的4~8Hz的靜止性捻丸樣震顫。這種震顫在肢體靜止時最為顯著,在肢體執行活動時減弱,在睡眠中消失;情緒緊張或疲勞能使震顫加重,通常震顫在雙手,雙臂與雙腿最為嚴重,癥狀出現的先后順序也是手部最早,腿部最遲,下頜、舌頭、前額與眼瞼也能出現震顫,但發聲不受影響,許多病人只表現僵直。
      帕金森病患者出現震顫,僵直進展性加重,動作變得愈來愈慢(動作緩慢),愈來愈少(動作過少),愈來愈難發動(動作缺失)。僵直再加上動作過少可能促成肌肉酸痛與疲乏的感覺。面無表情,成為面具臉,口常張開,眨眼減少,可能造成與抑郁癥相混淆,軀體姿勢前屈。病人發現開步很困難;步態拖曳,步距縮小,兩上肢齊腰呈固定屈曲位,行走時兩上肢沒有自然的擺動,步態可以出現并非有意的加速,病人為了避免跌倒而轉入奔走,出現慌張步態。由于姿勢反射的喪失,病人身體的重心可發生移位而出現前沖或后沖。講話聲音減弱,出現特征性的單調而帶口吃狀的吶吃。動作過少加上對遠端肌肉控制的障礙可引起寫字過小癥以及執行日常生活活動時日益加重的困難,大約50%的病例有癡呆癥狀,而且抑郁癥也屬常見。帕金森雖不致命,卻嚴重影響患者的生活質量和生活水平。
帕金森病的由來?
帕金森病的英文原名為Parkinson's Disease。因為詹姆士·帕金森(James Parkinson)于1817年在英國發現此神經綜合癥。詹姆斯·帕金森1755年出生于倫敦近郊一個半自治郡Shoreditch,詹姆斯·帕金森的父親-約翰·帕金森是他們家族四代外科醫生兼藥劑師的第一人,詹姆斯·帕金森16歲就開始在父親的診所里做學徒,20歲又在倫敦醫院做了半年的實習醫生,26歲的時候他與當地絲廠廠主的女兒瑪麗·戴爾結婚,因為父親患有痛風,詹姆斯·帕金森逐漸接替了父親的工作。1782-1785年,詹姆斯·帕金森接連目睹了弟弟、父親、他的大兒子的死亡,雖然如此,他的事業仍然保持良好的發展,因為他的工作經驗,經過口試后,他29歲時獲得了外科醫生資格,32歲時發表了《閃電擊傷的影響》一文,隨后成為倫敦醫學會會員。   
      1817年,帕金森發表了《關于震顫麻痹的研究》,雖然震顫麻痹以前也有人提過,但因為以前研究化石時精確分類的習慣,帕金森認為以前對震顫麻痹的說法太含糊了。他主要描述了靜止性震顫及其逐漸進展的特點,伴有慌張步態,他稱之為“paralysisagitans”。雖然只有六個病例,但他的觀察和描寫非常詳細,有的病例是他在街上一瞥而過的。對其中一個特殊病例他描寫到:“他也是在街上見到的,是一個約65歲的男性,體格健壯,肢體、頭部及整個身體都抖動得很厲害,都不能僅僅用震顫來形容。他幾乎不能行走,身體彎的像弓一樣,頭向前傾,只能連續小跑,每五六步就得用拐杖用力支撐以使身體保持直立。他說自己以前是一個航海員,他抱怨說現在生病都是因為以前在西班牙的一個狹小的監獄里禁閉了幾個月,在那里他只能躺在潮濕的地上睡覺”。
       關于這個疾病,帕金森寫到:“隨著身體越來越虛弱,肌肉的力量越來越差,震顫也越來越重。不抖的時間很少,患者很疲勞想要睡覺時,劇烈的震顫不單使床在搖晃,甚至窗戶和地板都會振動。因為頭向下傾得厲害,吃飯很困難,有時候食物和唾液會一起從嘴里掉出來;說話得聲音變得低沉,大小便有時失禁;晚期,患者非常倦怠,整天嗜睡,可能有輕度的妄想,或其它全身衰退的表現,這時候病人會有早點解脫的想法”。
       帕金森的著作當時并未引起人們的關注,直到半個世紀后,巴黎的一個內科醫生Jean-MartinCharcot拿到這本書后。雖然帕金森的描述不很全面(比如說沒有提到肌強直、面具臉),但Charcot認為帕金森是研究震顫麻痹的先驅,因此,他將此病命名為“帕金森病”。
       其他常見稱呼有震顫麻痹綜合癥、帕金森綜合癥。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中國大陸稱作帕金森病,臺灣稱作帕金森氏癥,港澳稱作柏金遜癥,是一種慢性的中樞神經系統退化性失調,它會損害患者的動作技能、語言能力以及其他功能。它的病因目前仍不明,推測和大腦底部基底核(basal ganglia)以及黑質(substantial nigra)腦細胞快速退化,無法制造足夠的神經引導物質多巴胺(Dopamine)和膽堿作用增強有關。腦內需要多巴胺來指揮肌肉的活動;缺乏足夠的多巴胺就產生各種活動障礙。
       世界衛生組織(WHO)從1997年開始,把每年的4月11日確定為“世界帕金森日”(World Parkinson's Disease Day),以此紀念最早描述這種疾病的英國內科醫生詹姆斯·帕金森博士,這天是他的生日,“世界帕金森日”的確定,促使帕金森病患者、他們的家人、專業醫療人員共同努力,不僅讓帕金森病家喻戶曉,而且要提高公眾的關注程度。世界各國紛紛在紀念日這一天舉辦了相應的慶祝活動。
       歐洲帕金森病聯合會(EPDA)在其綱領中宣布,帕金森病患者擁有以下權利:
1、被介紹給對于帕金森病領域有特殊興趣的醫生的權利。
2、接受準確診斷的權利。
3、獲得方便的幫助或服務的權利。
4、接受長期照顧的權利。
5、參與治療過程的權利。
      世界帕金森日就因此而誕生。
      帕金森患者在治療的同時要積極配合醫生,保持心態,要有信心。就可以及早的脫離病魔。
帕金森病的典型癥狀?
帕金森病大多數患者于50-60歲發病。國外男性發病多于女性(2:1),我國的資料也表明,男性明顯多于女性,兩者之比達2-3:1。帕金森病的癥狀發展一般比較緩慢,發展的順序各患者之間不盡相同,大多數患者已有震顫或運動障礙數月甚至幾年后才引起重視。臨床主要表現為靜止性震顫、肌強直、運動減少和姿勢異常等。
(1) 靜止性震顫(顫抖)
不是所有的帕金森病患者都有此癥狀,但是輕微震顫都有可能發生,通常首發子一只手、一只手臂或一只腿。靜止性震顫很可能發生于患者休息或行走時,心情焦慮或興奮時更顯著。震顫通常不影響正常的動作、行為。當一用手或手臂工作時,顫抖通常會減輕,甚至消失。典型的震顫以肢體遠端部分為著,通常從一側手開始,隨著病情的進展,對側的肢體、頭頸、下領、口唇及舌部均可以出現。患肢的震顫主要是由肌群出現每秒4-6次有節律的收縮與松弛所引起,以手的拿指關節和拇指震顫最為明顯,呈所謂“搓丸樣”動作。嚴重震顫導致患者失去書寫和進食的能力。震顫具有靜止時發生、隨意運動時減輕、人睡后消失、情緒激動時加重的特征。需要指出的是,各患者震顫出現的早晚、頻率、幅度、部位等臨床表現,差異可以很大,一些患者震顫可以出現較晚或始終不出現(約占15%)。
(2) 肌強直
與偏癱、截癱引起的肌張力增高有所不同。帕金森病所致的肌張力增高,其特點是:伸肌和屈肌肌張力均增高,屈肌更為明顯。在檢查時如伸屈關節所受到的阻力比較均勻一致,稱“鉛管樣強直,’;若患者合并有震顫成分,在被動伸屈關節時感到阻力不均勻,不是一種流暢的運行,有斷續的停頓感,稱為“齒輪樣強直”,活動肘關節和腕關節時更容易體會到齒輪感。肌肉強直可導致患者轉身、從座位上站起、解開紐扣和其他的日常動作會變得緩慢,且越來越困難。肌張力增高可出現在四肢、頸部及面部的肌肉,面部肌肉肌張力增高可表現為面部表情呆板,稱為“面具臉”;吞咽肌肌強直,表現為吞咽困難和流涎;與言語相關肌肉的強直,表現為言語單調而緩慢、聲小及重復。
(3) 運動減少(少動)
表情呆板、很少瞬目、流口水,即使面部有蒼蠅自己也不擦拭和驅趕,軀干運動時上肢伴隨運動減少或消失,姿勢即使處于異常狀態時卻不主動矯正;跨越低門檻也很困難;患者日常生活中的各種主動運動緩慢,如穿衣、扣紐扣、刷牙、洗臉、系鞋帶等動作緩慢、不流暢,常常呆坐;寫字過小,往往是越寫越小,稱為lf,J、字征”;講話語音低沉,語言單調,不清晰;后期可有吞咽困難、流涎、進食嗆咳,晚期甚至需下鼻飼管。其表現在各患者間存在著明顯的個體差異。
(4) 姿勢與平衡異常
由于四肢、軀干及頸部肌肉強直,患者出現特殊的姿勢,站立時頭頸與軀干前傾,駝背彎腰,肘關節、膝關節呈不同程度的屈曲,即“三屈征”;側彎姿勢(肩膀一高一低)、姿勢不穩定,因為患者調節身軀和四肢方位的能力障礙。平衡障礙是帕金森病患者的一個嚴重問題,也是帕金森病分級的重要標志(H·Y II級和uI級的分界)。患者做以下動作時有困難:直立彎腰摸腳、行走時擺動雙臂、碰撞時保持身體平衡。上肢連帶(或伴隨)運動減少或消失。患者行走時越走越快,呈前沖姿勢而不能突然停下來,以較小的步伐向前沖,越沖越快,不能及時停步,“剎不住”稱為“慌張步態”。也有行走時兩步之間的距離縮小,呈小碎步,轉彎困難。某些患者在病程某一階段,由于下肢伸、屈肌張力失常,不能正常向前走,但可以倒退行走。上述主要癥狀的相互影響還會導致一些其他癥狀,如易疲勞等。
(5) 其他表現
包括流涎、皮脂溢出多、多汗、便秘、口齒不清、睡眠障礙、焦慮、抑郁、情緒低落、吞咽困難、消瘦、下肢抽搐、呼吸困難、尿急、嗅覺減退,以及性欲低下、陽痰、直立性低血壓等自主神經失調癥狀。但本病一般不累及直腸和膀胱括約肌,不造成大小便失控。智力、情感反應大多數正常,但晚期可有癡呆或精神癥狀等。
(6) 病程與癥狀波動的特點
總體來說,帕金森病起病隱度、發病后病情呈緩慢地進行性加重,進展的快慢不盡相同。患者常不能回憶確切的發病時間。多由一側上肢起病,逐漸波及同側下肢或(和)對側上、下肢體。但是從出現癥狀到引起功能璋礙的速度,各個患者之間有較大差別。有的患者進展迅速,可能在病后5年內就喪失運動功能;但大多數患者為緩慢病程,少數患者出現癥狀后1020年仍可以生活自理。在治療不變的情況下,每天的癥狀可以有輕有重,某幾天癥狀可能較重,即使不處理也可能自然緩解。
(7) 其他相關因素
氣候對患者的運動障礙有一定影響,比如在氣候干燥、涼爽,氣壓較高的季節,患者會自覺病情改善,這可能與空氣中陽離子增多,刺激了lL茶酚胺能系統有關;而過度疲勞、精神緊張、全身感染以及天氣悶熱、潮濕導致空氣中陰離子相對增加等情況下,病情會加重,甚至會誘發與運動相關的異常現象,如“開一關”、“凍結”、“僵住”等現象。這些現象多見于病情較重或正在藥物治療中的患者。這些異常現象可能與神經遞質的紊亂有關。
帕金森病的治療方法?
 眾所周知,帕金森病的主要發病對象是中老年人,是一種常見的中樞神經系統變性疾病。帕金森病會大大降低患者的生活質量,特別是到了疾病后期,還會導致患者生活不能自理,而且,帕金森病還存在非運動癥狀,如心理方面的問題如抑郁、焦慮等也給病人及家屬帶來較大負擔。所以,得了帕金森病要及時治療,以免錯過治療的最佳時機。那么,得了帕金森病后,都有哪些治療方法呢?
【治療原則】
1、 綜合治療:藥物治療是帕金森病最主要的治療手段。左旋多巴制劑仍是最有效的藥物。手術治療是藥物治療的一種有效補充。康復治療、心理治療及良好的護理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癥狀。目前應用的治療手段主要是改善癥狀,但尚不能阻止病情的進展。
2、 用藥原則:用藥宜從小劑量開始逐漸加量。以較小劑量達到較滿意療效,不求全效。用藥在遵循一般原則的同時也應強調個體化。根據患者的病情、年齡、職業及經濟條件等因素采用最佳的治療方案。藥物治療時不僅要控制癥狀,也應盡量避免藥物副作用的發生,并從長遠的角度出發盡量使患者的臨床癥狀能得到較長期的控制。
【藥物治療】
1、保護性治療:原則上,帕金森病一旦確診就應及早予以保護性治療。目前臨床上作為保護性治療的藥物主要是單胺氧化酶B型(MAO-B)抑制劑。近年來研究表明,MAO-B抑制劑有可能延緩疾病的進展,但目前尚無定論。
2、 癥狀性治療
早期治療(Hoehn-Yahr l~II級)
(1) 何時開始用藥:疾病早期病情較輕,對日常生活或工作尚無明顯影響時可暫緩用藥。若疾病影響患者的日常生活或工作能力,或患者要求盡早控制癥狀時即應開始癥狀性治療。
(2) 首選藥物原則: ≤65歲的患者且不伴智能減退可選擇:①非麥角類多巴胺受體(DR)激動劑;②MAO-B抑制劑;③金剛烷胺,若震顫明顯而其他抗PD藥物效果不佳則可選用抗膽堿能藥;④復方左旋多巴+兒茶酚-氧位-甲基轉移酶(COMT)抑制劑;⑤復方左旋多巴;④和⑤一般在①、②、③方案治療效果不佳時加用。但若因工作需要力求顯著改善運動癥狀,或出現認知功能減退則可首選④或⑤方案,或可小劑量應用①、②或③方案,同時小劑量合用⑤方案。≥65歲的患者或伴智能減退:首選復方左旋多巴,必要時可加用DR激動劑、MAO-B或COMT抑制劑。苯海索因有較多副作用盡可能不用,尤其老年男性患者,除非有嚴重震顫且對其它藥物療效不佳時。
中期治療(Hoehn-YahrⅢ級)
早期首選DR激動劑、MAO-B抑制劑或金剛烷胺/抗膽堿能藥物治療的患者,發展至中期階段,原有的藥物不能很好的控制癥狀時應添加復方左旋多巴治療;早期即選用低劑量復方左旋多巴治療的患者,至中期階段癥狀控制不理想時應適當加大劑量或添加DR激動劑、MAO—B抑制劑、金剛烷胺或COMT抑制劑。
晚期治療(Hoehn-Yahr IV-V級)
晚期患者由于疾病本身的進展及運動并發癥的出現治療相對復雜,處理也較困難。因此,在治療之初即應結合患者的實際情況制定合理的治療方案,以期盡量延緩運動并發癥的出現,延長患者有效治療的時間窗。
常用治療藥物
1、抗膽堿能藥物:主要是通過抑制腦內乙酰膽堿的活性,相應提高多巴胺效應。臨床常用的是鹽酸苯海索。此外有開馬君、苯甲托品、東莨菪堿等。主要適用于震顫明顯且年齡較輕的患者。老年患者慎用,狹角型青光眼及前列腺;肥大患者禁用。
2、金剛烷胺:可促進多巴胺在神經末梢的合成和釋放,阻止其重吸收。對少動、僵直、震顫均有輕度改善作用,對異動癥可能有效。腎功能不全、癲癇、嚴重胃潰瘍、肝病患者慎用。
3、單胺氧化酶B(MAO-B)抑制劑:通過不可逆地抑制腦內MAO-B,阻斷多巴胺的降解,相對增加多巴胺含量而達到治療的目的。MAO-B抑制劑可單藥治療新發、年輕的帕金森病患者,也可輔助復方左旋多巴治療中晚期患者。它可能具有神經保護作用,因此原則上推薦早期使用。MAO-B抑制劑包括司來吉蘭和雷沙吉蘭。晚上使用易引起失眠,故建議早、中服用。胃潰瘍者慎用,禁與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SSRI)合用。
4、 DR激動劑:可直接刺激多巴胺受體而發揮作用。目前臨床常用的是非麥角類DR激動劑。適用于早期帕金森病患者,也可與復方左旋多巴聯用治療中晚期患者。年輕患者病程初期首選MAO-B抑制劑或DR激動劑。激動劑均應從小劑量開始,逐漸加量。使用激動劑癥狀波動和異動癥的發生率低,但體位性低血壓和精神癥狀發生率較高。常見的副作用包括胃腸道癥狀,嗜睡,幻覺等。非麥角類DR激動劑有普拉克索、羅匹尼羅、吡貝地爾、羅替戈汀和阿樸嗎啡。
5、復方左旋多巴(包括左旋多巴/芐絲肼和左旋多巴/卡比多巴):左旋多巴是多巴胺的前體。外周補充的左旋多巴可通過血腦屏障,在腦內經多巴脫羧酶的脫羧轉變為多巴胺,從而發揮替代治療的作用。芐絲肼和卡比多巴是外周脫羧酶抑制劑,可減少左旋多巴在外周的脫羧,增加左旋多巴進入腦內的含量以及減少其外周的副作用。
應從小劑量開始,逐漸緩慢增加劑量直至獲較滿意療效,不求全效。劑量增加不宜過快,用量不宜過大。餐前1h或餐后1個半小時服藥。老年患者可盡早使用,年齡小于65歲,尤其是青年帕金森病患者應首選單胺氧化酶B抑制劑或多巴胺受體激動劑,當上述藥物不能很好控制癥狀時再考慮加用復方左旋多巴。活動性消化道潰瘍者慎用,狹角型青光眼、精神病患者禁用。
6、兒茶酚-氧位-甲基轉移酶(COMT)抑制劑:通過抑制COMT酶減少左旋多巴在外周的代謝,從而增加腦內左旋多巴的含量。COMT抑制劑包括恩他卡朋和托卡朋。帕金森病患者出現癥狀波動時可加用COMT抑制劑以減少關期。恩他卡朋需與左旋多巴同時服用才能發揮作用。托卡朋第一劑與復方左旋多巴同服,此后間隔6h服用,可以單用。COMT抑制劑的副作用有腹瀉、頭痛、多汗、口干、氨基轉移酶升高、腹痛、尿色變黃等。托卡朋有可能導致肝功能損害,須嚴密監測肝功能,尤其在用藥頭3個月。
【手術治療】
手術方法主要有兩種,神經核毀損術和腦深部電刺激術(DBS)。神經核毀損術常用的靶點是丘腦腹中間核(Vim)和蒼白球腹后部(PVP)。以震顫為主的患者多選取丘腦腹中間核,以僵直為主的多選取蒼白球腹后部作為靶點。神經核毀損術費用低,且也有一定療效,因此在一些地方仍有應用。腦深部電刺激術因其微創、安全、有效,已作為手術治療的首選。帕金森病患者出現明顯療效減退或異動癥,經藥物調整不能很好的改善癥狀者可考慮手術治療。手術對肢體震顫和肌強直的效果較好,而對中軸癥狀如姿勢步態異常、吞咽困難等功能無明顯改善。手術與藥物治療一樣,僅能改善癥狀,而不能根治疾病,也不能阻止疾病的進展。術后仍需服用藥物,但可減少劑量。早期帕金森病患者,藥物治療效果好的患者不適宜過早手術。
【心理護理治療】
1、心理因素在人體發病與康復方面有著重要的作用,對帕金森病也不例外。通常可以發現病人在情緒緊張、激動或窘迫情況下,肢體震顫加重,而情緒平靜時震顫減輕,精神因素可使病情惡化。本病病程很長,進行性加重,對病人精神上產生一定的壓力。良好的心理護理,對于克服患者的悲觀失望、焦急煩惱等消極情緒,樹立正確生死觀,向疾病作斗爭,保持心態平衡很有意義。
2、本病在不同的階段存在不同的心理失衡。疾病早期,病人保持相當的勞動能力,生活能夠自理,震顫也不顯著,疾病又無何痛苦,病人可以不甚介意,泰然處之,心理變化不大。隨著病情的發展,肢體震顫加重,動作遲緩而笨拙,表情淡漠、刻板而呈面具臉,語調單一、談吐斷續,使病人有自卑感,不愿到公共場合,回避人際交往,并感到孤獨,病人可以產生焦急、憂慮等情緒。有些病人了解到本病的結局,也可產生恐懼或絕望心理。到疾病后期階段,病人生活不能自理,可產生悲觀失望或厭世輕生的心理。晚期到病人常有癡呆存在,可以淡化心理活動。
3、心理護理強調因人施護。要做好心理護理,要了解并掌握病人的心理狀態,針對其心理需要進行心理護理。心理護理是科學知識和感情的融合,通過醫護人員和病人家屬、朋友娓娓動聽的語言來開啟病人的心扉,并通過具體的關心、體貼、幫助等措施,從心理上建立和保持良好的醫-護-患關系,促進病人產生有利于穩定情緒,樹立抗病信心的積極的心理活動。要做到這些,護理人員要加強自身的心理修養,講究語言藝術,在臨床護理工作中深入細致,認真觀察病情變化和心理活動,掌握病人心理特征的形成和心理活動的規律,有的放矢地進行心理護理。根據病人的具體情況,要注意個體化,因人施護,可獲得心理護理的更好效果。
什么樣的病人適合做DBS手術?
腦深部電刺激術 (DBS),俗稱“腦起搏器” ,主要通過在腦內特定的神經核團植入電極 ,釋放高頻電刺激 ,抑制了這些因多巴胺能神經元減少而過度興奮的神經元的電沖動 ,減低了其過度興奮的狀態 ,從而減輕帕金森病癥狀。治療緩解帕金森病的三個主要癥狀 :震顫、僵直和運動遲緩 ,尤其對中線癥狀有很好的改善作用 ,如起步和翻身困難等。腦起搏器是一套精致小巧的微電子裝置 ,包括一個脈沖發生器、一根電極和一根延伸導線 ,這些部件均植入體內。植入體內的部件不會影響病人的日常生活。
       DBS手術并不適合所有的病人。那些嚴重的帕金森病患者,運動能力明顯減弱,或因藥物治療失敗而出現運動過緩和四肢僵直,或因用藥過度造成運動過多及扭動運動是典型的手術適應癥。還有一小部分患者并沒有嚴重的病情起伏,但有嚴重的震顫并且藥物不能控制也是手術的適應癥。
1.下列情況適合手術治療:
•    典型的帕金森病,有靜止性震顫,僵直,運動緩慢和姿勢不穩,抗帕金森病藥物治療曾經有效。
•    有在“關閉狀態”下致殘性的帕金森病癥狀,且藥物治療的效果衰減殆盡。
•    有致殘性的、不能控制的、藥物引起的異常活動-運動功能紊亂。
•    對手術的利弊和風險及手術評估過程有良好的理解,并且有手術治療的愿望。
•    身體狀況良好。
•    有家庭和朋友的情感和精神支持。
2.下列情況不適合外科治療:
•    患者為非典型的或者罕見的帕金森綜合征,如進行性的核上性麻痹,多系統萎縮癥,或者皮質基底節系統的退行性變,或者由獲得性因素(如中風和腦外傷)造成的帕金森綜合征。
•    抗帕金森病藥物治療無反應。
•    嚴重的記憶力障礙,思維混亂,幻覺或者情感淡漠等。
•    有嚴重的慢性精神障礙,如精神病,抑郁癥,雙相性精神障礙,酒精中毒或人格障礙。
•    不能理解手術的利弊和風險性,或不能配合手術。
•    有嚴重的內科疾病,如癌癥或者嚴重的心臟病,手術危險性大。
       雖然年齡并不是手術禁忌癥,總體來講,年輕患者的治療效果好于老年患者。但年老的帕金森病患者也可以耐受手術,并能得到手術帶來的益處。有些帕金森病的癥狀對外科手術治療反應良好,而另一些癥狀則對手術治療反應差。病人對藥物治療的反應可以預測手術對運動過緩和僵直的治療效果。藥物治療曾經有效者,手術的效果可能更好。
       某些患者對左旋多巴和其他藥物治療有良好的反應,幾乎可以完全抑制帕金森綜合征,但是藥物作用會耗竭,身體逐漸變的木僵,不能運動,這種病人適合手術治療。另一部分病人對左旋多巴有不完全的反應。盡管給予了最高的劑量,患者還是有一些姿勢上、平衡上或是語言功能上的障礙。對這些患者手術并不比藥物更有效。藥物治療可能是緩解癥狀的唯一方法。在左旋多巴的作用下仍不能自主行走的患者在手術后可能還是不能行走。
       當震顫為最主要的臨床癥狀的時候,藥物治療的效果對手術治療效果的預測作用不明顯。因此,盡管抗帕金森藥物的療效不好,嚴重震顫的患者還是可以通過外科手術而得到癥狀的緩解。
帕金森患者的日常生活注意事項
【帕金森患者在日常生活中應該注意哪些呢?】
帕金森是生活中常見的疾病,帕金森的護理工作在治療過程中也是很重要的,那么,帕金森患者在日常生活中應該注意哪些?
帕金森患者在日常生活中應該注意以下幾點:
1、注意預防感染:由于患者容易患支氣管炎或肺炎,因此,在出現咳嗽或發燒時要馬上處理,免得嚴重感染隨之而至。
2、注意預防便秘:鼓勵病人增加身體活動,飲足夠的水,在每天飲食中增加纖維性物質如蔬菜等,必要時或迫不得已時才用通便藥物。
3、注意穿著:選擇容易穿脫的拉鏈衣服及開襟在前、不必套頭的衣服。拉鏈與紐扣可用尼龍粘鏈代替。盡量穿不用系鞋帶的鞋子,不要用橡膠或生膠底的鞋子,因為鞋子抓地時,可能會讓病人向前傾倒。
4、洗浴:在浴盆內或淋浴池板上鋪上一層止滑的東西如橡膠墊,并可在浴盆內放置一把矮凳,以便讓患者坐著淋浴。長握把的海綿、洗浴用的手套等有助于患者洗浴。刮胡子使用電動刮須刀,使用紙杯或塑料杯刷牙。
5、飲食:因為患者肌肉不協調,不要催患者快吃快喝。喝冷飲可選用有彈性的塑料吸管,喝熱飲用有寬把手、且質輕的杯子。在患者的碗成盤子下放一塊橡皮墊以防滑動。

【護理帕金森有哪些常見的有效措施】
帕金森是一種常見的中老年疾病,對患者的危害非常大,嚴重這是患者的生活不能自理。因此,我們要對帕金森患者進行積極的治療,選擇正確的治療方法是帕金森患者恢復健康的關鍵,同時,在治療的過程中也要注意做好帕金森患者的護理,這樣可以有效控制疾病,同時還可以輔助治療。那么,護理帕金森有哪些常見的有效措施呢?
1、頭頸部的鍛煉:帕金森病患者的頸部往往呈前傾姿勢,非常僵硬,許多人以為是頸椎病造成的。可前后左右鍛煉頸部。
2、放松和呼吸鍛煉:帕金森的護理一定找一個安靜的地點,放暗燈光,將身體盡可能舒服地仰臥。閉上眼睛,開始深而緩慢地呼吸。還可以取坐位,背靠椅背,全身放松,將兩手放于胸前做深呼吸。
3、軀干的鍛煉:帕金森康復是治療帕金森過程中不可缺少的輔助治療措施。但是治療帕金森的關鍵是采取有效的醫學方法。

4、面部動作鍛煉:帕金森的護理患者的特殊面容是面具臉,是由于面部肌肉僵硬,導致面部表情呆板,因此做一些面部動作的鍛煉是必要的。皺眉動作:盡量皺眉,然后用力展眉,反復數次。用力睜閉眼鼓腮鍛煉:首先用力將腮鼓起,隨之盡量將兩腮吸入。露齒和吹哨動作,盡量將牙齒露出,繼之作吹口哨的動作。對著鏡子,讓面部表現出微笑、大笑、露齒而笑、撅嘴、吹口哨、鼓腮等。
       專家曾經這樣說過:帕金森的治療,務必以科學合理的療法,結合正確的護理。良好的護理,可讓患者保持較好的心態接受治療,是帕金森治療的基礎。許多帕金森病患者在服用美多巴或息寧時,常常是跟其他藥物一樣在飯后服用,最后效果往往不佳,以為是藥物不對。甚至很多神經科醫師也不太清楚如果服用。其實,應該在飯前半小時左右服用,這樣避免飯后高蛋白抑制多巴的吸收。另外,很多人還認為,得了慢性病就要補一補。常有患者服用多巴類制劑的同時,給患者服用甲魚等高蛋白食品。結果,病人非但沒有壯實起來,反而病情反復、癥狀加重。帕金森病本身沒有忌口,應本著均衡飲食的原則安排飲食。對于咀嚼能力正常的帕金森病患者,可以參照正常人的飲食結構;對于咀嚼能力和消化功能不良的患者,應該根據情況給予軟食、半流食和流質,以保證熱量、蛋白質、維生素和礦物質的攝入。
【患有帕金森并發癥的科學護理措施】
帕金森并發癥的護理這是廣大的朋友都想知道的問題。因為隨著患有帕金森的患者的不斷增加,人們對于帕金森的護理問題也開始有了關注。帕金森是一種慢性疾病,所以治療也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的。那么,患有帕金森并發癥的科學護理措施?
1、鼓勵早期病人多作主動運動,盡量繼續工作,培養業余愛好。增強體質,延緩衰老,防止動脈粥樣硬化,對護理帕金森病均能起到一定的積極作用。
2、要早治療,并且需長期服藥,還要注意觀察病人的服藥效果及藥物的副作用,以利于醫生及時調整藥物劑量與種類。
3、嚴重的帕金森病患者出現吞咽、進食嗆咳、噎住都屬于吞咽問題。這種情況應由專家評估、治療,將有針對性地提出建議,如改變飲食成分和改善吞咽技巧。通常糊狀食物容易吞咽、少嗆咳。對于護理帕金森病要非常注意這一點。
4、護理帕金森應多吃蔬菜、水果或蜂蜜,防止便秘;避免刺激性食物、煙、酒等。

 
?
版權:北京品馳醫療設備有限公司      京ICP備12003075號-2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編號:  (京)-非經營性-2016-0024
天津11选5预测官方